穆青羽就算是委屈、憋屈,也不敢有丝毫的反驳了。连忙把脸转到另一边去,然后问道:“那我的手,究竟怎么样?”

“你要是早点认识我,我可以利用手术的方法帮你把多余的那截指头去掉。”柳雅一边比划一边讲解道:“先割开皮肉,再把多余的骨头切断,然后割去多余的肉和皮肤,再缝合,还原。这样还能够保留完整的指甲,形状也能够修整的更美观一些。另外,我会用最小的弯刀在你的筋健缝隙之间手术,在不破坏神经的情况下去掉多余的肌腱。这样就可以最大限度地保留你的手指功能了。”

柳雅说完,沧千澈和穆青羽的表情都十分的怪异,看着柳雅就好像是看着什么怪兽一样。

过了一会儿,穆青羽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然后道:“幸好幸好。我现在才遇见你。”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柳雅没想到穆青羽居然会说这样的话。自己能够给他手术,那是最好的方法了。

总比他现在这样一刀切断,最后连功能都不能保要来的好吧。

沧千澈在一旁也是抽了一口冷气,道:“雅儿,我也觉得他这样短痛来的更干脆一些。你说的那种手术,我估计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的忍受下来。”

穆青羽一边点头,一边面带惊恐的问道:“柳姑娘,你之前说的帮我手术恢复手指的功能,不会就是用你刚才说的办法吧?”

一想到柳雅说的什么割开皮肉、切去骨头,什么弯刀在筋健的缝隙之间割去肌肉。这几种方法不管哪一项听起来都足以叫人毛骨悚然了,可是柳雅竟然说的云淡风轻的,真是让人不寒而栗。

一想到柳雅会这种手术,穆青羽甚至用很同情的眼神看向了沧千澈。

沧千澈连忙摆手,道:“雅儿是个靠谱的好姑娘,她所说的这种方法我也是第一次听说。”

柳雅算是明白了,刚才听穆青羽说什么痛苦都愿意忍受,原来现在是认怂了。

秀美小梓大展细软腰枝极其迷人

不过柳雅又看了看穆青羽的手,觉得再吓唬他也有些不道德了。魔法农夫

毕竟师父告诉他,医者父母心嘛。她就算不想当穆青羽的娘,就勉强当一次小阿姨,安慰他一下吧。

柳雅抿了抿嘴,然后道:“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。手术的过程虽然听起来有些血腥,但实际上我又很多方法可以给你止疼的。针灸可以让你整只手、甚至胳膊都麻痹;草药也可以止疼,内服、外用都有效。”

“真的?”穆青羽问完,看着柳雅点了点头,这才算是松了口气。

柳雅又道:“我最好的一套手术工具没有带在身边。要等到一切事情都办好了之后回山村的老家去取。等我拿到工具,再联系你吧。”

穆青羽也知道自己的手一时半会是急不来的,也没有急着催促。

不过,有了这么一层,他们三个人的关系总算是拨云见日了。

穆青羽也不再装出那么一副了不起的鸟样,也没有总是白着眼睛嫌弃谁了。

第二天一早,就由穆青羽带路,直奔秀水庄。

秀水庄没有水,而是建在一座叫做明秀山的半山腰。之所以要沾个“水”字,是因为那位据说是美丽倾城的庄主姓“水”。

用穆青羽的话说,那就是柔情似水,水样秀丽,反正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,觉得那位水庄主是一百个好。

要不是她不专情,总想着还把别的男人弄到自己身边,穆青羽估计就有心跟着她在这个秀水庄里过一辈子了。

柳雅听了,暗自扶额,戳刀子的说道:“我觉得你该庆幸那位水庄主没有只留你一个在身边,她练邪功没有把你吸成人干,还想着找别的男人来替代你,看来也是真爱了。”

“噗”沧千澈憋不住笑了。他是觉得柳雅也真是够强悍,能够把一顶绿色的帽子说的如此山盟海誓。

穆青羽怎么能够听不出柳雅话里的意思呢。不过他现在也只能是一声苦笑,就不再说话了。重生之庶不为后

沧千澈碍于枯墨禅师的面子,不好一直刺激他,索性就打个圆场,道:“算了,如今你已经决定破除乾坤井。可能这次见面你们就已经是敌非友了。往日的情分不提也罢。”

穆青羽应该也是想到了这点,所以就没有说话了。

柳雅脑子机灵,生怕穆青羽到了这时候又变卦。万一他临阵倒戈,把自己和沧千澈给卖了,然后去讨好那个水庄主可就不好玩了。

想到这里,柳雅看似无意的说了一句:“穆青羽,我一直很好奇,这样一位倾城的美人,却要抛开一切去连这种邪功,是不是已经到了让她自己都无法接受的年纪?你知道她现在多少岁了吗?”

这句话真是又扎心、又扎肺,还顺便给穆青羽浇了一盆冷水。

穆青羽脸色白了白,又转青了,最后还是摇摇头,表示他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些。

柳雅“呵呵”了两声,道:“是没在意,还是没想过?不是我刺激你哈,或许这次来了,你就可以把这件事情弄清楚,估计也就不会有什么放不下的情分了。”

柳雅最谙人心,也知道人心的阴暗。而且她明白一个男人在意女人的美貌,其实也是在意她的年纪的。

姐弟恋是不少,也很美好。但是相对于大多数的恋人来说,还都是男大女小的趋势。

所以说,不是每一个男人都能够接受爱人比自己年纪大,如果还大了不是一、两岁,甚至是大了一个辈份的话,那就真是没有什么感情可言了。

估计穆青羽如果真的知道了那个水庄主的年纪,水庄主也真的是徐娘半老,那穆青羽可就肠子都悔青了。

想到这里,柳雅已经有了一个策略。不是她心眼子坏,而是这种手段必须要使出来,才不会使得穆青羽阵前倒戈。

柳雅装作一副好胜的样子,问穆青羽道:“你说说,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?”

穆青羽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问道:“赌什么?”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