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幕网app破解版下载苹果

“停!”

眼见着程无双似乎想要逃走,随着沈康一声大喝,所有人都停了下来,半空中那密密麻麻仿若连绵不绝的剑网也随之消散。

原本想要逃走的程无双也稍愣了愣后跟着停了下来,完弄不懂沈康是想做什么,究竟是又有了什么阴谋。

知道一时半会难以拿下程无双,是沈康错估了他的实力。此人怕是比想象中的还要高出一线,一身功力远超宗师境。只是一直未能突破,所以至今卡在宗师境不能存进。

稍微想想也是,以阴阳一元功不断吸纳他人之精元,却迟迟未能突破,所以也唯有将功力不断积累下来。日集月累之下,程无双功力之厚自然是深不可测。

若是程无双下了狠心拼着受伤也要逃走的话,恐怕他们还真留不下。这里面也唯有沈康能追上他,可即便沈康能追上他,估计也留不下他。

嘴角咧起一丝冷笑,转眼间沈康就有了主意。对付程无双这样的人,不一定要拿下他,这可是下下之策。更何况程无双已经暴漏了,可是背后之人还不能完确定,还需要程无双帮忙引出来。

“沈兄,你们这是何意?”被连番的攻击打得不轻,程无双脸上的表情并不好看,还在时时刻刻的提防着。生怕沈康再给他来那么几下,再来,他可就真撑不住了。

“程兄,你不是想要借机突破么,我们自然要用最强的手段给你最大的压力,这样才能在逆境中有所领悟!”睁着眼睛,沈康完不客气的编着瞎话。

“更何况,我们也不会真的下狠手。再说了,我们也知道程公子的实力。身为才俊榜第一,那自然是名不虚传!”

“是么?”瞅了瞅周围的环境,周围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很友好的模样,这是陪练?分明就是想对付他么,真以为他是三岁小孩那般好骗么!

“程兄,实话告诉你吧!”咬了咬牙,沈康仿佛下了什么决定一般说道“其实我们之所以这样做,还有一个目的,就是试一试程兄的实力究竟如何?”

性感美女的青春气质

“试试我的功力?为何?”

“其实我们是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程公子,这件事情极为重要,非实力强横者不可!若是没有足够实力的话,恐怕会惹祸上身!”

“这就是沈兄求人帮忙的态度么?”对于沈康这个所谓的解释,程无双是一百个不信,但还是不由问道“沈兄想让我帮什么忙?”

“是这样的,其实当初严捕头在襄州查到了一件案子,事情就跟这个案子有关”

对着程无双,沈康将襄州的事情又说了一遍,期间还忍不住叹了好几次。

感叹着严捕头的英勇就义,感叹着白岳山那些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丧心病狂,感叹着自己的无能为力。最后,还对着程无双一顿猛夸,那架势,连沈康自己都觉得有些恶心了。

而程无双呢,也完装作自己不知道的样子,那模样就好像白岳山的事情他真的是一无所知,今天还是第一次听到。期间成无双还非常配合的演出了惊讶,愤怒,怒发冲冠的模样,恨不得要将这些心狠手辣之徒绳之以法。

装得倒挺像,你这个演戏的水平绝对能糊弄绝大部分人,要不是亲眼见过的话,还真不知道背后操控这一切的就是你。

看着程无双好像被白岳山的那些种种恶行气的咬牙切齿,那架势恨不得拔刀将他们统统斩尽杀绝,沈康忍不住咂咂嘴。看看人家这演技,真是不服不行,难怪混迹江湖这么多年连一点污点都没有。

跟这帮人在一块演,他感觉自己都快成影帝了!

“沈庄主想请我做什么,只要我能做得到的一定义不容辞!”到最后,程无双非常仗义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表示自己会力以赴。可沈康却隐约间仍觉得,这货的防备可是一点没少。

“程兄,是这样的。就在不久前,我万剑山庄的铸剑师柳息回来了。他就是被控制在襄州白岳山铸剑的铸剑师之一,只是侥幸才得以逃脱,甚至还藏了其中的一把剑!”

“柳息拼命回到万剑山庄以后,就是为了告知我们所藏剑的所在,只是唉!”

“那把剑在哪?”听到这个消息,程无双眼前一亮,差点没失口喊了出来。但很快就压下了心头的激动,小声问道“我是说这样的剑太过可怕,万不可落入有异心之人手中,不然必会遗祸江湖!”

“是,程兄说的极是!”嘴上附和着,可沈康心里面充满了鄙视。刚刚演得倒挺像,现在快崩不住了吧!

“程兄,实不相瞒,我们万剑山庄应该已经被监视了,我们这些人稍有动作就会被发觉,所以只能请外人前来帮忙!思来想去,也唯有程兄这等高手,才有可能做得到!”

“沈兄究竟需要我帮什么?”

“柳息将那把剑藏在了白岳山他们铸剑的那座铸剑炉之下!”抬头直视程无双,沈康静静的说道“那把剑藏在那里并不安,随时都有可能被找到,所以我想请程兄将那把剑取出来!”

“白岳山铸剑炉?原来在那里!”听到这个消息,程无双眉头轻轻一翘,一抹笑意忍不住涌上心头。什么叫得来不费工夫,这就是!

忙忙活活的半天,结果人家直接跟他说了,枉费自己还准备了那么多!

“程兄,麻烦你找到之后务必将这把剑找到藏好,千万不可落入那些人的手中。这些人铸造这样的剑,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更何况这把剑太过可怕,一旦流传出去,必将掀起腥风血雨!”

“好,沈兄放心!”紧握住沈康的手,程无双仿佛接到了万斤重担一般,满脸慎重的说道“沈兄将如此重大的实情告知于我,事关江湖安危,我又怎会坐视不理!”

“哪怕我粉身碎骨,绝不会让此剑落入宵小之辈手中!”

“好,如此便好,这一切就拜托程兄了!”说话间,沈康还装模作样的冲程无双深深鞠了一躬,就仿佛将所有事情部托付给他了一般。

“沈兄客气,这样的事情我自然是义不容辞!”程无双这边,也同样面带谨慎的冲沈康深鞠一躬“沈兄,一切交给我!”

若在外人看来,两人如此托付,绝对是义士的典范。可实际上,两人在鞠躬的同时,可都是在偷偷暗笑。

“剑真的要这么给他么?”在沈康将这一切都告诉程无双后,路捕头从角落里静静的走了出来“沈庄主想要引蛇出洞是不假,可万一追丢了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那把剑太过可怕,万一”

“追丢了?”轻哼一声,沈康轻轻抚摸了一下腰间所挂的玉符“路捕头放心,我早就有办法了,他跑不了,剑也丢不了!”

“最不济,我也能把剑再找回来!”

推荐文章